我的酒瓶上怎綁了條緞帶?

有信?喂、哭哩你送信就送信,為什麼要特意把信投進我的酒瓶裡?

你說你不叫哭哩?Couri不就是哭哩嗎?然後信不會濕所以才丟的?

你以為把彈珠丟進酒瓶、它就會變成彈珠啤酒或是彈珠威士忌了嗎?

你點什麼頭,你沒腦子了嗎!
真是的,為了取出信件逼不得已把酒灌完、還順便用空酒瓶敲醒正大光明昏死在後檯沙發上的Y。

對,沒錯,我是來喝酒不是來上班的!

「勇者啊、請前來救助我們吧!」

你還沒醒酒嗎?誰是你勇者!什麼?你不過是在念信件上的內容?我看看。

將放大鏡對上從酒瓶中取出的彈珠:透明無色卻有著密密麻麻的黑點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「勇者啊、請前來救助我們吧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以下略。」
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哦嘿!又見面啦!賽特你怎還戴著那頂鹿造型的毛帽,那書箱很重你是否先放下來再說說話。

不過你來得正好,這塊派你拿去,然後幫我把這顆彈珠扔了。

謝謝...不用謝,你幫我把這顆垃圾扔ㄌ──什麼!你就是為了這顆彈珠來的?

喂、喂、喂!不要拿了派丟了新的彈珠過來就跑啊!

這顆藍色的該不會也寫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整人便條吧?




 





Leave a Reply.